C罗或因新冠无缘战梅西 还记得12年前的首次对决吗

斗球体育 欧冠联赛 2020-10-15 10:56:57 0

“我希望在欧冠决赛上可以遇到巴塞罗那,然后击败他们。”

2008年,当被记者问到心中所想的对阵时,23岁的C罗指向了自己的对手。那时,21岁的梅西已经在巴萨打出了名堂,逐渐成为了队友们倚仗的对象,就像C罗在曼联一样。

然而签中超运不作美,C罗心中预想的决赛,在半决赛便提前上演。


相较于此,还是德罗巴和马卢达更为“知趣”。在前不久结束的欧冠小组赛抽签仪式上,尤文图斯和巴塞罗那被分到了一起。

两年之后,他们又可以在赛场上一较高下了。

曾几何时,我们以为C罗会在皇马退役,梅西永远不会离开巴萨,然而C罗已经在尤文图斯书写了新的篇章,而梅西也在今年夏天闹了一出离队风波。


正是在这些变与不变之间,他们都进入了职业生涯的暮年。在过去的2019-20赛季,梅西在各项赛事中打进了31球,C罗打进了37球,和榜单显示的情况类似,这也是自2007-08赛季以来,他们第一次进球数都没能达到40粒。

冥冥之中似有巧合,他们的第一次交手就发生在那个赛季。

那时的曼联如日中天,以C罗为首的攻击线在英超大杀四方,而巴萨却显得磕磕绊绊,虽然手下强手如林,里杰卡尔德的巴萨已经找不到通往冠军的道路。

但正如C罗所说,“你依然不能忽视他们的实力”,两支球队为了决赛门票,两名球员为了击败对手,势必要使出浑身解数。

在诺坎普和老特拉福德,C罗和梅西的手握在一起。

大幕,从那时起缓缓拉开。

曼联对阵巴萨的抽签结果出炉之后,《马卡报》策划了一项活动。

他们找来了当时在英超效力的哈维尔·加里多、米克尔·阿隆索、阿尔特塔以及效力于利物浦的三人——哈维·阿隆索、雷纳和托雷斯,为遭遇强敌的巴塞罗那出谋划策。

在活动上大家畅所欲言,雷纳等人都对由C罗、鲁尼、特维斯组成的前场三叉戟印象深刻,然而哈维-阿隆索却与众不同:

“大家都在谈论曼联队强大的攻击力,其实,他们的防守也是非常好的,比大家印象里还要好得多。”

实际上这一点,才是曼联在双线齐头并进的真实原因。

在英超赛场,曼联是当时进球最多的球队,在坐拥众多进攻好手的情况下,这并不奇怪,但与此同时,他们也是丢球最少的。

“我们真正出色的地方是防守,整个赛季后防线都稳如磐石。如果他们保证不丢球,我确信我们前锋能不断进球赢得更多胜利。”

为了应对鲁尼所说的情况,在首回合打响之前的周末,里杰卡尔德在联赛中派上了8名替补球员,就是为了在联赛争冠无望的情况下,让主力球员得到更多的休息,从而争取用欧冠冠军结束这个让人打不起劲头的赛季。

然而在卡灵顿的训练场上,曼联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演练。

首回合对阵之前,维迪奇出现了伤病,布朗被指派打在左中卫位置上。

作为要时常防守梅西的人,弗格森给他的指令非常简单:别放铲。

“老头子几乎把这句话刻到了我的脑子里了”。

曼联的防守策略和当时在英超里对阵阿森纳时类似:重兵囤积在中路,封锁禁区前沿的空间,把边路交给巴萨,而把守边路的鲁尼和朴智星允许巴萨的边后卫前插,但要切断他们与伊涅斯塔和德科的联系。

在训练中,奎罗斯把一块加长的垫子摆在了后防线的身前,然后告诉卡里克和斯科尔斯: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让后防线身前的空间大于这块垫子。”

曾经效力于国际米兰的西尔维斯特对这样的战术训练已经司空见惯,“但是在英国,这种情况其实很少见”。

所以,斯科尔斯显得很不耐烦,踢不到几脚球的他一直都在抱怨。

而在阵型的最前面,正是在那个赛季发挥出色的C罗。

2008年的C罗已经不是只会耍花活的小小罗了,经过几个赛季的历练,他变得愈发强壮,愈发迅猛,更为重要的是,他认识到只有进球才能让人们记住他的名字。

于是,他的任务就是在后场得球之后,向巴萨的后防线发起冲击,率领球队打出致命的反击,也正是因此,他不用承担防守任务。

在巴塞罗那,梅西就没有了这样的特权,毕竟他对位的埃弗拉是曼联在进攻中的重要成员,而且他刚刚才从大腿肌肉拉伤中痊愈,能打多长时间也是一个未知数,里杰卡尔德势必要在180分钟的比赛里进行权衡。

而弗格森、C罗和他的队友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经过赛前的挑边仪式之后,比赛正式开始。

客场作战的曼联率先发力,开场哨仅仅吹响了34秒,C罗就在前场制造了巴萨的犯规,那时的他已经打磨出了自己电梯球的神技,只不过这次打在了人墙上飞出了底线。

角球开出,C罗奔向前点,头球一蹭却被加布里埃尔-米利托高高扬起的手臂破坏,裁判果断判罚了点球,曼联获得了客场领先的绝佳机会。

或许是因为一切来得太快,也来得太突然,离巴尔德斯越近,C罗的射门却开始出现了偏差,他主罚的点球偏出球门,巴萨逃过了一劫。

错失良机的C罗低头掩面,即便遗憾不已,也只能投入到接下来胶着的比赛。

正如训练场上的演练一样,曼联让出了球权,巴萨开始在曼联的防线前进行探索。

梅西和他的队友们看不到太多的空间,只好在外围进行更多的倒脚,而每当他们出现失误,就是曼联和C罗向前进攻的机会。

C罗喜欢在左路接球,而梅西在433阵型中打在右边锋,于是这一条边路便成为了双方力争的主战场。

C罗用迅猛的突破威胁着巴萨的防线,而梅西也在展示着自己灵巧的球风,虽然C罗总是显得势单力薄,但梅西和他的队友们总要面对更为严整的防线。

第12分钟,巴萨获得了他们在开场后最好的一次机会。

范德萨将球直接传到了梅西的脚下,此时身边英超孤立无援的布朗不得不面对盯防梅西和跟防埃托奥的抉择中,梅西直塞给前插的埃托奥,后者再将球传回中路时,在训练中喋喋不休的斯科尔斯及时赶到。

无论是赛前的布置,还是比赛的情况,曼联都不得不将更多的重心放在防守端,这让他们不是总能威胁到巴尔德斯把守的大门,更多的情况下C罗只能通过前场的定位球和巴萨的失误来给对手制造麻烦。

在球权更多的巴萨这边,梅西不仅要面对布朗和埃弗拉的防守组合,在此之前,经常要摆脱掉朴智星和斯科尔斯的纠缠。

尤其是前者,永远都不会疲倦的韩国人在比赛中总是能够紧紧跟住最危险的对手,在他自己看来,这就是弗格森在重大比赛中经常派他上场的原因。

在后场坚韧不拔的防守之下,曼联也开始获得一些进攻机会。

比赛第31分钟,曼联发动反击,C罗将球交给右路插上的鲁尼,后者在底线处将球打回中路,C罗和朴智星争到了一起,头球没能形成威胁。

这样的进攻虽然会让巴萨的后防线疲于奔命,但也让前场的球员有了更大的空间。就在这次进攻结束之后,巴萨迅速推进到前场,梅西用一记精彩的挑球过人点燃了诺坎普,也让曼联付出了送上定位球的代价。

多年之后,让布朗最为胆战心惊的一次防守发生在第34分钟。

巴萨从左路找到了梅西,然而埃弗拉和斯科尔斯都没能拦住他的传球,埃托奥斜向杀入禁区,晃开角度,抡起大腿。

费迪南德和布朗已经别无选择,只能一起倒地,尝试着封堵埃托奥的射门,结果皮球击中他俩的身体,卸掉了力量。

“我还记得赛后我俩在更衣室对对方说:‘如果我们没挡住球,这肯定就是个进球了。’”

下半场比赛,迟迟打不开局面的巴萨加大了逼抢的力度,在两分钟里,给曼联的防线制造了两次危险。

50分钟,梅西在前场完成抢断,费迪南德也没能从埃托奥脚下铲掉皮球,可惜喀麦隆人的传球还是被卡里克率先解围。

两分钟后,巴塞罗那卷土重来。

梅西先是与德科完成了一次二过二,随后交给肋部位置的伊涅斯塔,西班牙人脚后跟直接做给前插的埃托奥,可惜射门打在了边网上。

曼联这边也不遑多让,通过角球的二次进攻,卡里克突入禁区,同样回敬了一脚打在边网上的射门。

62分钟,里杰卡尔德用博扬换下了伤愈不久的梅西。

虽然换人的决定不难理解,但这也让巴萨的进攻势头下降了不少,曼联也开始在前场对巴萨进行施压,然而还是只能依靠C罗的个人能力来制造威胁。

对于曼联来说,客场0-0的结果是他们完全可以接受的,因为在老特拉福德,他们已经创造了11场欧战连胜的纪录,所以即便处于被动局面,即便踢得不够好看,到了比赛的末段,红魔将士们也做好了守住0-0的打算。

余下的时间里,只有亨利的两脚射门引起了球场内的惊呼,比赛也在较为沉闷的气氛里走向了结束。

“巴萨球迷的反应有意思,没有挥舞白手帕,也就是说他们对自己球队的表现满意。可巴萨有这么多欧洲冠军联赛不可思议的球员,控球能力那么好,却没有创造几个真正的好机会。”

回顾双方第一回合的比赛时,弗格森和球员们都对0-0的比分感到很满意。虽然外界认为曼联踢得过于保守,但弗格森表示:

“老特拉福德的气氛会让比赛有所不同,我们会攻出来。”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的这句话既对,也不对。

不对的地方在于,次回合的曼联本质上依然采用防守反击的策略,而对的地方在于,他们的确派出了更多的攻击手,至少没有让C罗继续独自顶在最前面。

次回合的比赛前,维迪奇再次受伤,于是中后卫搭档依然是布朗和费迪南德,而鲁尼的受伤让弗格森派上了纳尼。相较之下,或许在球员能力上,曼联始终无法排出最佳阵容,但在老特拉福德的曼联,确实打出了不一样的内容。

在防守端,也是一样。

次回合开场30秒,埃弗拉的回传让布朗不得不独自冲向梅西,后者抢在他之前将球带走,布朗心想:“没关系,还有斯科尔斯在那守着。”

然而就在禁区线西甲边缘,斯科尔斯选择出脚,梅西则将球捅出,然后倒在了地上。

“点球,那绝对应该是个点球。”

犯规之后的斯科尔斯心里其实很清楚,但他还是向裁判表示犯规地点在禁区外,裁判没有判罚点球,梅西也没有抱怨,但他日后想起来,还是止不住的后怕。

“防守这种里线、外线都能走的球员,真的很头疼,说不定他还会穿你的裆。你可以一直观察他的动作,但你根本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

“我都不敢相信裁判没判点球,而且那还是在比赛刚开始的时候,要是他们先进球了,比赛走势可能就截然不同了。”

在主场球迷的助威声中,斯科尔斯重新专注在了比赛上,而曼联也开始向巴萨发动一次次的进攻。

在首回合对阵之前,媒体将这斗球比分场比赛炒作为C罗和梅西的对决,然而古德约翰森认为,足球比赛不可能只由两个人完成,而且在他看来,斯科尔斯同样是巴萨需要防范的威胁之一:

“斯科尔斯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球员之一,他一脚处理球的能力是现象级的,不管我何时和他同场竞技,我从来没有机会抢走他的脚下球。”

事实证明。古德约翰森的担忧并非多余。

比赛第14分钟,巴塞罗那一次长传球被范德萨没收,费迪南德和卡里克配合之后突破逼抢,并且送出了一脚传球,皮球弹在梅西的身上发生了变线,这让本来处于优势位置的赞布罗塔顿时落在了C罗的身后。

在图雷和赞布罗塔的夹击之下,C罗内切未能成功,然而或许是因为紧张过度,赞布罗塔发现无法回传,在没有提前观察的情况下,盲目地向中路解围。

在那里,并没有巴萨的球员,却有斯科尔斯。

斯科尔斯一直把这粒进球当作自己职业生涯最好的一球,但他也并不避讳:

“我踢疵了。”

“如果你要用那种方式射门,其实应该瞄准左侧门柱,这样才能确保射正。我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尽可能大力抡上一脚。球一开始飞向守门员,之后就转向了死角,但确实抽到了我的外脚背。”

进球之后,曼联势头大涨,向巴萨的门前掀起了更多的进攻。

而与此同时,巴萨进攻端可供利用的空间也变大了很多。19分钟,梅西就在反击中打出了一次日后他会因此而打进很多进球的进攻方式,只不过当时的他只能接受范德萨将他的射门扑出的结果。

相较于首回合的沉闷过程,在老特拉福德的次回合就显得开放了很多。

就在梅西射门的2分钟后,边路拿到球权的C罗将球打回禁区前,朴智星迎球推射,同样是一次让巴尔德斯无可奈何的向外弧线,只可惜未能命中球门。

“那场比赛,我们踢得其实并不好。”

在斯科尔斯看来,比赛中曼联在守转攻的环节出现了太多的失误,这让巴塞罗那也得到了很多的机会和空间。

36分钟,德科这脚稍稍偏出的射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不过对于球场内和屏幕前的观众来说,这场比赛让他们看得很是过瘾,因为有着很多的进攻场面。

上半场临近结束时,朴智星在梅西和赞布罗塔的防守之下送出一脚精准的传中,从右路插到禁区里的纳尼头球一蹭,皮球也是稍稍偏出。

随着比赛时间的推移,巴萨球员变得越来越急躁,这让曼联开始占据了场上的优势。

53分钟,C罗在定位球进攻中如同脑后长眼一般将球重新打回门前,拍马赶到的纳尼还是比阿比达尔晚到了一步。

3分钟后,C罗在禁区前压和特维斯完成配合,阿根廷人突入禁区的射门被巴尔德斯扑出。

60分钟,C罗、纳尼、特维斯快速杀向巴萨门前,接到C罗传球的纳尼左晃右突,在最关键的射门环节,他没能延续优秀的操作。

在老特拉福德,身边有了更多支援的C罗帮助曼联打出了更多的进攻,然而来到客场的梅西却只能靠着一己之力一次次地尝试。

虽然在这场比赛,他奉献了一记流传多年的潇洒过人:

然而在最擅长的左脚射门上,他也开始出现了偏差。

眼看时间所剩无几,里杰卡尔德调兵遣将,亨利、博扬、古德约翰森相继上场,可是一次次传中被解围,一脚脚远射未打正,都预示着他们的进攻效率在不断走低。

弗格森用弗莱彻和吉格斯换下了纳尼和进球功臣斯科尔斯,为至关重要的中场位置换上体能满格的新鲜血液,这让他们熬到了比赛的最后时刻。

而在曼联的进攻端,C罗还在消耗着巴萨所剩无几的心气,只可惜81分钟的这脚射门还是未能射正,让他和梅西都没能在两回合的比赛中成为场上最为耀眼的那个人。

“那个晚上,红魔球迷是可怕的。“

”你不想让他们失望,你会拼尽全力,直到花光最后一丝力气,因为你知道这有多么重要。距离上一次打进欧冠决赛已经九年了,这种重要性你甚至可以从空气中嗅出来。满场挥舞的红色围巾,球迷们的呐喊声……真的太棒了。”

进入伤停补时之后,老特拉福德只在等待裁判的哨响,球迷挥舞起的红色围巾,让整座球场都像在跳跃一样,而远道而来的巴萨球迷,只能黯然接受失败的结果。

弗格森看向自己的手表,解决掉最后一个定位球之后,最终裁判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声。

球员们在场上肆意庆祝,年轻的C罗跪倒在地,他距离自己梦想只差最后一场比赛,而在替补席上,弗格森从球迷的欢呼中走向阶梯,和奎罗斯、麦克-费兰也抱在了一起。

跳动的红色背景之外,同样年轻的梅西回头看了一眼,走回了更衣室,联赛丢冠、欧冠折戟,这注定是一个让人失望的赛季。

而同样在走回更衣室的路上,C罗豪情万丈,歪头喝水的他已经瞄准了最后的冠军。

2008年,是属于C罗和曼联的一年。

C罗用42粒进球,帮助红魔赢下了无数的比赛,而曼联也用全队的努力,让C罗在半决赛和决赛罚丢的点球,没有变成他终生的遗憾。

在莫斯科的雨中,看着范德萨扑出阿内尔卡的点球,C罗没有像其他队友一样冲向荷兰人,而是趴在地上放声大哭,罚丢2个点球,积压在心中的压力终得释放:

“我进球了,又罚丢了点球,我以为要输了,那将是我生命中最糟的一天,但队友们为我挽回了一切,我为他们骄傲,这对我意味着一切。”

然而将视角拉开,2008年仅仅是一个起点。

两人不仅在第二年再度相遇,而且在那一年的夏天,C罗转投皇马,双方交手的机会陡然增加,一场场经典的比赛也由此诞生。

也正是从2008年之后,足球界有了一个永远都不会标准答案,也永远都不会停止讨论的问题:

“梅西还是C罗?”

不管你更欣赏两人中的哪一位,都不得不承认,正是在彼此的较量和竞争中,C罗和梅西都变得越来越好,直到现在。

就像在去年的欧冠小组赛抽签仪式上,当主持人问到是否想念对方时,他俩的回答就已经说明了很多:

“那很美妙,有C罗在西甲的日子很美好,特别是他在皇马的时候。”

“我们的关系其实很好,虽然还没共进过晚餐,但以后肯定有机会的。”